Yvonne

想找《归处》这篇文 经纪人其x明星逸
好像是一叶知秋老师的 不过她好像删掉了
朋友们有网盘资源救救孩子吗(இωஇ )

回家

对不起 我搞了未成年 我有罪🙊
莫名奇妙想到的一个开车场景
然后居然控制不住我的手
第一次开车 什么都不会
小学生文笔
如果有错 麻烦指出
如有雷同 脑洞相同
简亓x敖三
简亓x敖三
简亓x敖三

想清楚再点评论里的链接!!!

悬廊

脑洞来源于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说重庆有一条A字型的悬廊
真的只是一个无聊到爆炸的脑洞!hhhhh
简短粗暴
小学生文笔 求轻喷!

黄其淋和敖子逸相识已久,而且还互相喜欢着对方。可是偏偏谁都不愿意主动多走一步。这可是让他们的老妈子黄宇航操心得不行啊。这不嘛,又吵起来了。

"敖子逸!!你干嘛又撕嘴上的死皮啊!!你看都流血了!!快去喝水!"
"黄其淋,你管我吼!略略略。"敖子逸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便离开了舞蹈教室。
"黄宇航,你说他为啥就不懂我的心意呢。"黄其淋一脸无奈的看着黄宇航。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他都已经15岁了还小孩子吗!?"
"但是比起我们三个他的确还是个孩子啊。"黄宇航无奈扶额,"难道你还不打算主动去和他告白吗?不然他这木脑袋一辈子都不懂。"
黄其淋沉思了一会儿,"也对。"

次日,黄其淋以"我大重庆建了新悬廊,岂能不去参观"为由,便扯住敖子逸去了。
"哇阿黄!你快看!这里的景色厚厚看哈!"上去之后敖子逸拉住黄其淋欢快极了,黄其淋一脸宠溺的看着敖子逸。
敖子逸转过头的时候发现黄其淋一直盯着自己看,"阿黄阿黄,你干嘛总是看着我啊,你看朕打下的江山多么壮丽啊。"敖子逸的眼里满是傲娇的神情,挥着手向黄其淋介绍。
"景色多优美也不及你好看。"
敖子逸的脸咻的一下红了,黄其淋趁势把敖子逸拉到自己的怀里。

"敖子逸,我喜欢你,已经好久好久了。"

敖子逸红着脸低下头,绞着自己的手指,支支吾吾的说:"我也是。"

黄其淋兴奋的拉住敖子逸向下面欢呼:" “我黄其淋,对着大地,对着天空,对着云,对着风,对着鲜花彩虹发誓,我这辈子只爱敖子逸一个人。我会让他快快乐乐直到老去,死去。 "

" 我,敖子逸,对着天空,对着大地,对着风,对着云,对着彩虹对着鲜花发誓,我这一辈子只爱阿黄一个人,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永远陪在他身边,直到我们老去,死去。 "

#小番外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来这条悬廊啊?"黄其淋一脸宠溺的看着敖子逸。
"你不是说因为新开想看吗?"
"因为这条悬廊呈A字型啊。AH的A"
〃∀〃

告白气球

000

旋律  伴随故事响起 

揭开你  不平凡的传记

在夜里  天使在黎明前降临

唤醒  充满奇迹的命运

                                                                               ——《贝多芬的悲伤》

 

001

如果说粉丝和偶像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话,那么本来,黄其淋和敖子逸更是隔着一个银河系。嗯没错是本来,本来的敖子逸是这样想的。

敖子逸,C大的一个普通大学生,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他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完大学四年,然而这一切却在他大二那一年发生了改变。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么普通的一个周五,却遇到了他一生最爱的人——黄其淋。

 

002

周六 07:17

“敖子逸,你给我起床啦!都快迟到啦!”

“什么嘛,今天是周末,我没有课,昨晚通宵开黑,别烦我。”敖子逸一个翻身,对着厚厚的棉被又是一个熊抱。

“你上个星期明明答应我今天陪我去听音乐会的!你快点起来了!”没错,这个凶到爆炸的人就是敖子逸的室友——丁程鑫。

然而,敖子逸面对如此恶势力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抱着被子补眠。

丁程鑫看着他不肯起床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眼珠子骨碌一转:“你再不起来,我就把你桌面上的柚子糖全扔了。”

敖子逸一听到是他最爱的柚子糖,马上弹了起来:“诶诶诶,我亲爱的小鑫鑫啊,别扔我的柚子糖啊,我这不就起来了吗。”

“嘁,别以为本爷拿你没办法。给你十分钟,给我赶快的。”

敖子逸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哼万恶的资本家。”

等到丁程鑫和敖子逸赶到音乐会的现场,离表演开始就只剩三分钟了,然而观众只有零零星星的那么几人。

敖子逸忍不住用胳膊肘戳了一下丁程鑫:“诶小鑫鑫啊,这个音乐家是谁啊?咋就没有人来看呢?”

“他是我高中时的师兄,弹钢琴可棒了。其他人只是不懂欣赏而已,你可要给我认真欣赏啊,听到没。”

敖子逸os:“屁哦,叫我欣赏游戏BGM还好,待会偷偷睡个觉补眠更好。”

“敖子逸你看,他出来了!认真听啦啊!”

随着丁程鑫的手指指向,敖子逸看着幕布缓缓升起,一个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在灯光的笼罩下鞠了一个躬,然后走到钢琴前,优雅落座。

因为他们坐在前排的缘故,敖子逸几乎能把他弹钢琴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双白暂的手,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如芭蕾舞者,在琴键上翩翩起舞。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好看的侧脸映入眼帘,如仙子般闪闪发光。敖子逸沉醉在他的侧脸和手指上,难得没有睡觉的静静的欣赏了一首钢琴曲。

“诶嗷叽,醒醒啊。我就说嘛,他钢琴可棒了,连你都沉醉其中。”敖子逸被丁程鑫突然的一戳才从悠扬的音乐声中脱离。

此时,台上的人已经再次鞠躬准备离场,同时还留给观众一个微笑。

敖子逸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丁程鑫说:“小鑫鑫,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丁程鑫一脸不屑:“嘁,我就说他弹钢琴很棒,一曲就俘虏了你的心,早让你跟我来听你就不信。”

“不,我说,我好像喜欢上了他,是他这个人。”

“啊???”

 

003

接下来的几天,敖子逸都是闷闷不乐,每次打游戏十有八九都是输的。丁程鑫看见之后也是不忍心看着平时活蹦乱跳的嗷叽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百年难得一遇的上前安慰他,呼噜了一下他的头毛:“你干嘛啊,难道真的动了真感情?”敖子逸趴在桌子上,闻声没力的抬起眼皮,看了丁程鑫一眼,翻了一个白眼后,又继续闭目养神。丁程鑫强忍着发脾气的冲动,继续好言相劝:“做人嘛,不能这么容易动情的。而且,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了一片森林呢,对吧?”敖子逸干脆连白眼都不翻了,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他。丁程鑫没办法了,只好使出杀手锏:“你就是想认识他对吧,我把联系方式给你。”话音刚落,丁程鑫就get到了敖子逸的一个熊抱:“小鑫鑫,我最爱你了!”

丁程鑫os:“嘁,还不是为了我的生命安全,你再这样黑脸我会奔溃的。”

敖子逸如愿以偿的get了黄其淋的电话号码和家庭地址。可是,敖子逸很快又有了新烦恼。我该用怎么样的身份去接近他呢?

丁程鑫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别说我这个做兄弟的不帮你一把,他这个人啊,什么都好,温柔细心没脾气。唯独不好的就是生活作息不规律,忙起来会忘吃饭,所以啊,胃痛经常犯。而且极不爱收拾,家里乱糟糟的。这样吧,我跟他说一声,你去给他当助理,包办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条件是包食宿,咋样?”

敖子逸正准备用一个熊抱来表达感激之情,这次丁程鑫巧妙地躲开了。嗷叽只好悻悻的收回自己的双手。

 

004

当黄其淋为他打开门的一瞬间,敖子逸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妈操,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能把睡衣都穿的这么好看啊。

黄其淋被盯得有点不自在了,红着脸开口说:“嗯..你是敖子逸对吧,丁程鑫跟我提过你呢。屋外有点冷啊,快点进来吧。”

敖子逸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的所为,红着脸尴尬的进了门。

进了门之后,敖子逸发现屋子的装修简约到极致,除了白就是黑,继续向前走,一台钢琴安静的坐落在客厅的角落,面朝着阳台,阳光正暖暖的洒在琴键上。

“我平常比较喜欢看着窗外的风景,所以才把钢琴放在这里。”

看来还是一个文艺的男人啊,敖子逸默默感叹。

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琴谱,黄其淋连忙弯下腰把地上的纸收拾好:“哈,那个,我是有点懒啊,每次都随地乱扔。”

“没事啊,反正我就是要负责照顾你的啊。让我来吧。”

敖子逸俯下身子,接过了黄其淋的琴谱,两个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仿佛触电般缩手,黄其淋慌张的四处乱瞟,这一瞟啊,差点出事,他看到敖子逸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水盈盈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妈妈啊,怎么能有人的眼睛这么好看啊。

 

005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每一天都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了,敖子逸每天就是给黄其淋做一下饭收拾一下屋子,然后有课就回一下学校,有时候还能听一听黄其淋弹钢琴了。

然而,好玩的敖子逸怎么愿意每天就这样度过了,于是便提议去游乐园玩。

“阿黄,每天这样在家多无聊啊,不如我们去游乐园玩吧。”一双blingbling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黄其淋。

本来黄其淋就不太喜欢外出,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勉强出去一番。他正打算拒绝却碰上了敖子逸那闪闪发光的眼睛。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去吧。”

“噢耶!出去玩喽!”

傻子,黄其淋内心虽然是这样暗暗吐槽的,嘴角却不经意的轻轻上扬。

 

第二天早上,敖子逸便扯着黄其淋来到了游乐园。在敖子逸的死缠难打下,黄其淋终于答应了给他买棉花糖和气球。

敖子逸左手拿着棉花糖右手拿着气球,开心得不得了,嗷呜一口就把棉花糖咬走了一大半,

“阿黄,你也来一…”敖子逸想让黄其淋尝一尝棉花糖,然而转过头却找不到黄其淋的身影。

“阿黄阿黄,你在哪里啊,别吓我啊..”敖子逸惊慌的都带着哭腔了。

敖子逸受了一记板栗后,看到黄其淋正站在他的后面。

“你别乱走啊,这里这么多人很容易走丢的啦。”

“呜呜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子,这也不用哭鼻子啊。”

“呜呜呜呜,阿黄,你吃一口棉花糖嘛。”

“我才不要吃这么甜腻的东西。”

“你就试一口嘛。”

黄其淋在敖子逸的苦苦哀求下,也咬了一小口的棉花糖。

嗯,是挺甜的。

也不够你这个小傻子甜。

 

“阿黄阿黄,我们去玩鬼屋吧,听说这里的鬼屋好赞诶。”

“你不是怕黑怕鬼吗?”

“我那只是夜盲症。夜盲症,你懂吗!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敖子逸啊,而且有你在我就不怕啦哈哈哈哈。”

敖子逸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犯规诶!!!

 

黄其淋和敖子逸走进了鬼屋,然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敖子逸却一直缩在黄其淋后面,仿佛拖着十多斤的脚步,缓缓向前。

黄其淋看着他这个想玩又害怕的傻样,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可还是伸出了右手紧紧的握住了敖子逸的手。

敖子逸被黄其淋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抖了一抖,可又因为这温暖的手,他一直紧张狂跳的心仿佛又平静下来。

沿着一条黑乎乎的长走廊大概走了两分钟后,他们两个看到一间房间。犹豫再三后敖子逸终于鼓足勇气踏进去。

“什么嘛就一个空房间,哈哈哈哈有什么好恐怖的。”

还没等敖子逸笑完,突然有一只女鬼从门后面扑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敖子逸尖叫着躲到了黄其淋后面,而黄其淋还是一脸淡定的看着那只女鬼,并且握着敖子逸的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

那只女鬼看成功吓到了敖子逸,便又躲回门后面。

“差点吓死我啊,怎么躲在门后面的,好可恶啊。”敖子逸赶紧轻抚自己的胸膛以此来平定自己的心情。

敖子逸突然发现黄其淋好像不害怕的样子便问道:“诶阿黄,你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都是人假装的啦。”

敖子逸看着黄其淋如此平淡的反应,再对比自己的害怕,好羞耻好尴尬啊,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也不再说话了。

黄其淋看到敖子逸脸红的模样,感情这个小子是在害羞啊。

出了这个房间后,又是另一个房间。这次敖子逸非常警惕的看了看门后面有没有鬼,以免再被吓。

房间的正中间有一块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2071+106+1225”。他们两个需要在15秒内算出正确答案,不然依旧会有鬼出来吓他们。

敖子逸拿着粉笔,扳着手指头使劲在算,就差没把脚趾头都用上了。俗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敖子逸越是想快点算出来越是算错数,居然在黑板上写了个“4302”

在千钧一发之际,黄其淋抱着手臂靠着门框说:“3402”

而敖子逸一点质疑的意思都没有,乖乖的听从黄其淋的答案,写在了黑板上。过了半分钟,并没有什么动静,意味着黄其淋的答案是正确的。

“哇阿黄你好棒啊!!这么复杂的数你都能算对!”

“呵,呵,可能就是碰巧我小学数学真的是数学老师教的。”

黄其淋内心os:这个数是有多难啊!小学生都会啊!!

他们两个继续向前走,耳边隐隐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阿黄,这些婴儿的哭声好恐怖啊。那个啥’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哈哈哈哈看来你语文学得不错嘛。”

“那是当然的。我当年高中的时候,语文可是杠杠的。”敖子逸一脸骄傲的看着黄其淋说。

“好啦好啦,我们的小才子快走啦。”

他们两个人又继续向前,敖子逸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捉着他的脚踝,不给他向前。他站在原地不动了,而黄其淋没有发现敖子逸这个傻子停住了,自顾自地继续向前。

“阿黄,你别走啊。好像有什么东西扯着我啊。”

黄其淋闻声又倒回来,“啊?不会吧?”

他们两个人同时低下头,这一看啊差点把敖子逸的魂魄都吓飞了,有一只手正捉住他的脚踝。

“啊啊啊啊!!!!”敖子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通一下跳到黄其淋的身上,幸亏黄其淋也眼疾手快,马上托住了敖子逸,他才得以不用摔下去。

“诶呦,就一个假婴儿的手也能吓到你这样,哈哈哈。”黄其淋把地上的那只假手捡起来,作势要再吓一下敖子逸。

“啊啊啊啊你快点拿开啦,好恐怖啊。”敖子逸紧紧闭住双眼,不敢再看。

“咳,那你什么时候才愿意从我背上下来。”

“我不下了,你背我吧,太恐怖了。”敖子逸伏在黄其淋的背上,环住黄其淋脖子的手又箍紧了一点。

“唉,都不知道谁是谁的助理了现在。”

黄其淋get到一个大型挂件。

黄其淋背着敖子逸走出了鬼屋,正准备把他放下来的时候,却看见敖子逸在他的背上安详地睡着了,长长的眼睫毛如帘子般。

黄其淋也是不忍心把他叫醒,于是背着他,走回家。

路灯把黄其淋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黄其淋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有点幸福。

大概这就是时光静好,你我能一起走吧。

 

006

黄其淋一如既往的放纵敖子逸,这时的敖子逸正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晃着他那两条大长腿,欣赏着黄其淋弹钢琴呢。

黄其淋坐在钢琴前面,用他修长的手指敲打在黑白色的琴键上,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暖暖的。

敖子逸心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恰到好处。

这时,黄其淋的手机响了起来,敖子逸瞥了一眼,是丁程鑫。

“阿黄,小鑫鑫找你。”

“你帮我接一下吧。”

敖子逸在得到允许后,接听了电话“喂小鑫鑫,你找阿黄干嘛。”

丁程鑫听到对方叫他小鑫鑫先是一愣,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喂我说敖子逸啊,你把电话给黄其淋听。”

“他现在好忙啊,没空听你的电话。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啊,我帮你转告。我好歹也是他的助理啊。”

黄其淋听到之后,满脸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幸好背对着敖子逸,他没看到。

丁程鑫扶额,“好吧,你跟他说,让他找一找我和他之前的一些合照,我有用。尽快发给我!就这样再见。”

“丁程鑫他说什么了?”

敖子逸拿着电话还懵在原地“他说让你找和他的合照,尽快发给他。”

“哦这样啊,那你从我手机相册里找找发给他呗。记得找一些我帅他不帅的啊哈哈哈。”

敖子逸可怜巴巴的拿着手机站在黄其淋的旁边,迟迟不肯开口。

“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啊,我不知道你手机密码啊..我开不了锁..”

“1225”

敖子逸没有多想就输入了密码,成功开锁。他翻着翻着相册,突然想起了什么,1225不是他的生日吗!?

“阿黄,他们说手机密码都是设置自己喜欢的人的生日的啊。你为什么要设置圣诞节的啊?”敖子逸一边翻着相册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嗯,圣诞节这天是我喜欢的人的生日啊。”黄其淋停止了弹钢琴的手,温柔的看着敖子逸。

敖子逸听到黄其淋这么说,一紧张差点抓不稳手机。

他也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黄其淋,正好碰上了黄其淋那温柔的可以挤出水的双眸。

“傻瓜,我喜欢你,这也看不出来吗。”

屋子突然寂静下来,安静的几乎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

敖子逸迟迟没有反应而脸却越来越红,黄其淋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黄其淋,正巧啊,我也喜欢你啊。”



来自一个心心念念想看其逸进鬼屋的老阿姨

小学生文笔 求轻喷!!